对话黄金一代郑武:绝杀王秘诀 篮球“手艺人”

发布时间:2019-06-17 10:38:33 来源:缅甸百胜帝宝-百胜帝宝官网点击:27

  

  来源:体育旅行者剑波

  “我当时生气,我要想办法,没放弃,一直去各个地方咨询……”坐在NBL武汉当代队在汉为体育的基地,中国男篮的功勋球员郑武说。他将右腿伸出来,给剑波看他动手术的膝盖,就在膝盖下面的内侧,十几厘米的伤疤依然可见。

 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后,郑武右膝关节前交叉韧带断裂,半月板破碎,用他的话来说,“运动生涯被医生判了死刑,医生说下半辈子要残废,下楼都不行”。顶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劲,怀着对篮球持续的热爱,他不断求医,最终在北医三院动手术,非常成功,延续了自己的职业生涯。“那时候关节镜刚刚引入到国内,我是非常成功的案例”。

  郑武,浙江篮球的标志性人物,黄金一代的代表人物之一,基本功扎实,技术全面,运球突破,摆脱防守能力极强,是中国队不折不扣的关键先生。他于1991年入选中国男篮,1993年获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第3名、亚锦赛冠军,1994年亚锦赛第8名、亚运会冠军,1995年亚锦赛冠军,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和2000年悉尼奥运会,郑武均代表中国男篮参赛,闯入八强。

  1994年的世锦赛,中国男篮的队员分别是吴庆龙、吴乃群、孙军、郑武、单涛、阿的江、胡卫东、刘玉栋、巩晓彬、刘大庆、纪敏尚和张劲松。1996年的奥运会,中国男篮队员分别是李晓勇、郑武、王治郅、孙军、胡卫东、吴庆龙、吴乃群、刘玉栋、巩晓彬、单涛、李楠和巴特尔。这两届大赛中国男篮都杀入八强,所以被称为94黄金一代和96黄金一代,有一种观点是,吴庆龙、吴乃群、孙军、郑武、单涛、胡卫东、刘玉栋、巩晓彬等八人是通常意义上认定的“黄金一代”。

  郑武两届都是,并且都有高光表现,1994年世锦赛中国队和巴西队的比赛为例,中国队在全场比赛还剩十几秒结束的时候落后2分,这个时候郑武在争抢时将球拍给吴乃群,球经过吴乃群、刘玉栋、吴庆龙等人的手之后又交到了郑武手里,他从容地命中了一个两分球,将比赛拖进了加时赛,加时赛时,胡卫东一个人连投带罚得到了10分,最终帮助中国队以97-93战胜了对手。随后对阵西班牙,郑武砍下全队最高的15分,帮助中国队在世锦赛中首次进八强。而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,关键一役中中国队落后于阿根廷队,他决杀阿根廷,砍下全场最高的22分。面对安哥拉又一剑封喉。郑武被认为是“永远瞄准篮筐的绝杀王”。

  这些,对于他来说,似乎已经久远。去年7月16日,苏州八国男篮争霸赛“94黄金一代”弟子再聚首,郑武和吴庆龙、刘玉栋、纪敏尚、阿的江、胡卫东等等都到了。“平时都是各忙各的,苏州聚了一下,蛮开心,就是感觉时间过得太快,20多年一晃就过去了。”郑武深有感触地说。“平时训练是积累,蒋指导(蒋兴权)和宫指导(宫鲁鸣)都讲究团队,机会出来了,你把握住了。这也是团队的胜利。个人来说,比较幸运。”

  那时候的更衣室,因为长期在一起集训,而且是封闭式,所以大家相互之间相处更多,也更了解。“脾气性格了解,相处融洽。比如单涛挺好玩的。大家思维活跃。每个人不一样。经常开开玩笑,比较好。”郑武对剑波说。

  1996年奥运会,王治郅进国家队,而2000年悉尼奥运会,姚明也进队,正好与郑武同一个宿舍。“刚刚出道。非常有天分,非常有思想,他自己也有打打游戏,有爱好。”郑武透露着这位小室友的秘密,“但是他打球有很高的天分,去NBA不奇怪。”

  姚明在火箭队打球期间,老大哥郑武曾经随男篮二队去休斯顿呆过两周,而2007年他去孟菲斯大学跟队学习一个赛季,也经常会去休斯顿看看。莫雷曾经告诉郑武,姚明是球队最勤奋和最努力的球员。

  当然,郑武向剑波承认,他没想到姚明最终会当中国篮协主席。

  郑武最喜欢的球员是乔丹。“我们在梦里完成的动作,他在现实中能完成,高度非常仰慕。”郑武对剑波说。

  但是他仍然记得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前,他和中国男篮在加州参加NBA夏季联赛,17岁的科比展露过人才华,中国队最终85-105输球,郑武和孙军、刘玉栋、巴特尔、李晓勇首发,胡卫东替补砍下6个三分球和30分,而科比拿下36分。

  作为关键投手,郑武也觉得王仕鹏在2006年世锦赛上那一投技术含量极高,他觉得,好投手最关键还是平时的积累,他当球员的时代,基本上都是最后一个走,都要加练投中100到200个球。他形容自己就是篮球“手艺人”,靠“手艺”吃饭。

  郑武指导的苦行僧生活

  2000年悉尼奥运会后郑武从国家队退役,打了几年浙江万马的比赛,2003年曾经以教练兼队员的身份去了澳洲墨尔本老虎队,但是因为受伤只呆了两个月回国。2004年宣布退役,前往U18执教,2005-2006赛季返回浙江辅佐恩师蒋兴权,拿到了CBA第六的成绩。2007年去了孟菲斯大学进行,随后回来浙江执教,12胜18负排名第11位,后因新疆受罚,排名上升至第10,郑武离开球队。他接着执教浙江女篮三年,将球队从边缘带到了总决赛,2011和2012年两次杀入总决赛。2013年,安徽唯一一支职业篮球俱乐部--文一篮球俱乐部在合肥成立,郑武出任主教练,筹建球队。2014年获得NBL晋级赛冠军,2015年又将安徽文一带进总决赛。随后郑武进入国奥教练组,参加2016年在伊朗的亚洲杯。2017年宫鲁鸣加入安徽文一,而郑武也随恩师前往筹备篮球学校项目,但是最终因为项目资质问题未能实施。2018年,武汉当代队成立,郑武担任主教练,开始了教练生涯新的篇章。

  武汉当代队去年4月开始筹建,非常仓促,但是当年也打出了常规赛第六的成绩,让人意外。而到现在,球队也仅仅成立14个月的时间。“初期筹建阶段,不够完善。球队建立,是综合因素,共同能力,打好基础。”郑武说。

  从男篮到女篮又到NBL,郑武并没有想太多。“到哪儿都是从事篮球专业,也是我擅长的。乐在其中,自己喜欢。这是挚爱的兴趣爱好,和本职工作结合。有得有失,当运动员也有这样的问题,家里人比较理解和支持。”

  教练员的工作毕竟辛苦,压力也大,用郑武自己的话来形容,是一种“苦行僧”的生活。“来了后,没有兴趣爱好,每天都是5个小时训练,回到公寓很累,是苦行僧的生活,毕竟精力有限。”

  他平时没有什么爱好,只是在公寓看看资料,看看电视,最多喝喝茶,这个习惯还是宫鲁鸣的影响。

  对于现在的年轻人,郑武也更加宽容和理解。“很难去划分,每个年代,每个人都不一样。我们代表六七十年代,比较接近,没有市场化,当时对于师长比较敬重。现在更加活跃,他们有他们的特色。我们那一代吃苦精神,他们是不具备的。”郑武对剑波说,“我能理解,不会看不惯。现在家庭环境不一样,生活水平不一样,精神上要求更多一些。”

  郑武也经常和目前效力于清华大学打CUBA的儿子郑祺龙经常交流,“交流比较多,我也是对他从小培养兴趣,他曾经想打职业,但是长身体比较晚,选择去了清华附中读高中,然后去了清华。有什么问题,他会打电话过来交流。”

  郑祺龙读的是5年的金融专业,作为“球二代”,成长初期,压力不小。“上午上课,放学后去训练,要考试。非常紧凑,年纪轻学一些东西,吃苦,对将来有帮助。”

  对于郑祺龙的未来,郑武也持有开放的态度。“顺其自然,他的天赋很好,但是打专业靠机遇,看发展的可行性,专业饭不好吃,竞争很激烈。”郑武说,“每个人生活轨迹都不一样,他从事专业训练时间并不长。而比专业的人,受的文化教育更多。以后出去,专业是选择,走向社会,有知识面,选择更宽。不一定框死他。等到大学毕业会有正确选择。”

  而就在三天前,郑武自己的郑武体育公司,作为合作方,与阿里体育一起将优质资源注入杭州九堡文体中心,结合体育新零售、运动银行、运动黑科技等四位,推广新型运动综合图概念,打造杭州篮球领域标杆。

  当然,郑武现在有自己更操心的事情,武汉当代队虽然上一轮126-98大胜北京雄鹿,但是目前3胜4负仅仅排名第10,今晚他们将在主场迎来重庆华熙国际。

  上一场比赛,看起来脾气并不差的郑武冲着记录台发火,对此,他有自己的诠释。“观众眼里,教练应该儒雅一点,掌控全局,要沉稳一点。但是比赛当中,投入进去之后,会有情绪,这正常,每个人都不一样。”郑武说,“现在好很多,自己也在修炼,情绪要控制。但是,有些比赛当中,需要激情的表现。”

  在NBL耕耘几年,他也希望带领一支球队升入CBA。“等到开门,想进CBA,现在是打好基础。教练员,职责就是将运动成绩带上去。”